云游子意


I wanna be with you 同尝甘苦
把荣耀做点缀描涂
我曾见过他人无数
只有你一份心头宝物
I wanna be with you 无论甘苦
时光沉默替我记录
河海江湖,同我淌渡
不孤独

【叶修】小忆(唱:叶憬炎)
与你并肩不畏辛苦
眼中光芒未迟暮照耀前路
你说重来皆以爱之故
倾十年只争胜负
愿与你再踏征途

【黄少天】合愚(唱:聿诗佳)
我把情话说遍肺腑
偶回顾,幸而未曾让你孤独行路
遇你应是我天赋
未来也全力以赴
和你并肩一如往初

【喻文州】祝秋(唱:别扭)
不曾在意一切沉重肩负
不顾时光漫长如初
希望陪伴书写进路途
盛大在荣耀之后落幕

【张佳乐】行宴(唱:青辰)
向你的世界斑斓处奔赴
栖居于你必经路途
娓娓道我,心有切慕
多刻骨

【王杰希】合愚(唱:聿诗佳)
想带给你最多保护
又怕片刻失误温柔成束缚
这一路我都行得仓促
只你是心上唯独
等闲岁月不相负

【韩文清】雾释嘉(唱:雪菜)
未曾亲见过的眉目
成了我,执着一生的最豪迈信赌
深埋在时光纹路
以每日拥抱虚无
答谢命运温柔祝福

【周泽楷】轩陌琉鸢(唱:泼墨初尘)
时光轻吻不记更迭朝暮
千万言抵一句踌躇
曾阅尽流年驰隙几度
回眸却终只为你驻步

【林敬言】祝秋(唱:别扭)
你看这世界有多少前赴
于你而言慢慢继路
我唯希望,你再回头
仍不负

【方锐】小忆(唱:叶憬炎)
眼底映出你眉目
未退也未曾认输
前路纵有千般苦
冠军愿与共逐

【肖时钦】轩陌琉鸢(唱:泼墨初尘)
你挥手机关网布
困住我岁月荒芜
风云变数
惟愿一路伴你沉浮

【合】I Love you
I wanna be with you 同尝甘苦
银河似你璀璨入目
摘取荣光与你共度
只一生于我哪够餍足
I wanna be with you 无论甘苦
你为书我余生细读
就算一路,长山远途
无尽处

【苏沐秋】雾释嘉(唱:雪菜)

一如最初,我未曾辜负

原著:蝴蝶蓝
选曲:Be With You
策划:沐隐
填词:合愚、小忆、祝秋、行宴、雾释嘉、轩陌琉鸢
演唱:叶憬炎、别扭、青辰、雪菜、泼墨初尘、聿诗佳
和声:青辰
修音:正直团
混音:聿诗佳

半途风华(魔道祖师剧情版) 

词:萧湘碧

曲:章鱼烧正太

天子笑分你一坛

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云深不知处禁酒

罪加一等

公子对不起

都这种时候了

还要你来跟我说对不起

我是多金贵的一个人哪

可是公子

我能藏到哪里去呢

这我怎么会知道呢

莲花舟水波光摇曳

意气正风发作誓言

琼林拉满弓弦例无虚发飞箭

初见白衣青涩正少年

莳花漫天雨杯酒清浅笑作多情流连

拉弦逐纸鸢风流恣意还留恋

姑苏一坛飞雪情窦初现风月

心底悄然倾诉忘羡

三毒剑平地惊雷紫电激起千层澜

蓦然间回首一身已孑然

心不甘凡尘流连徘徊扬名百千战

酬相知纵死灰飞过千山

吟咒起噬敌噬仇噬恨噬不尽血债

奏一首陈情往昔何时还

挥剑斩破妄破邪破恶破不开恩怨

抚一曲忘机清心祭河山

无论后来发生了什么

既然现在的你尚且可算安好

便不必太沉郁于过去

哈哈哈哈哈

你欺他眼盲骗得他好苦

救世真得是笑死我了

你连你自己都救不了

寄星眸清风与明月

子琛是你么

风光负霜华可霁月

为义剖赠双眼不惧世事艰险

但求济世苍生却成烟

凌霜傲风雪有口难言相对不能相见

茫茫两相隔行世路间待有缘

讥笑道貌凡间必报睚眦之怨

为何锁魂再求一面

眉间血笑意敛尽芳华恨生巧言下

雪浪散恩仇泯灭观音下

玉箫音清煦和风暖得朔月染清华

到头来难辨人心真与假

净世间手握长刀霸下宵小尽该杀

屠妖魔未尽断颅不倒下

最惶恐一问得三不知有问难有答

算平生谁知哪句是真话

没办法做尽了坏事

却还想要人垂怜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呀

金宗主

二哥不必再叫了

蓝曦臣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卧荒冢醉挽一樽美酒灼灼彼岸花

今行路遥看夕阳美如画

忆往昔云深几重青山惘然酒作茶

共此生同行明月伴天涯

犹少年才情得尽风流前程似繁花

但世间多少英雄终成沙

若相问可叹光阴倥偬朝春暮成夏

或可答已有半途是风华

可你也背过我的

噢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蓝湛

你从来都不记得这些

就像这样我的确是背过你的


半道英雄

词:七世有幸

曲:喜多修平

等这雪下到够长

低回尘埃埋下火种

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让这首唱到够长

哪怕除我无人听懂

听一寸心脏震响苍穹

几扇门后飘雪比烟灰重

早知结局能否还将这十年押送

谁能如魔术掌控

生命中每番进退吉凶

几段路启程超速人群中

该停步又难割舍下至今苦衷

若学不会何时收场才够上从容

也算是有幸不合时宜到最终

巅峰咫尺可曾好梦成空

当日把酒有几人仍甘苦与共

等故事讲到够长

终将遥远岁月惊动

或许最低落笔锋都能与光相逢

让这梦做到够长

让梦中人求疯得疯

多少你我行道匆匆

胜者从来盖世英雄

命中从来尊荣

传说说尽定下结局有恃无恐

多少人如你我曾百年平庸

未得观众将平庸歌颂

岔道回首深思还像懵懂

满盘皆输再问一步何去何从

明天能否挣破软弱自缚的囚笼

一双蝶翅常向九万里路搏动

此生自嘲是情有独钟

十年后再将十年热血汹涌

等这雪下到够长

低回尘埃埋下火种

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让这首唱到够长

哪怕除我无人听懂

听一寸心脏震响苍穹

胜者从来盖世英雄

命中从来尊荣

传说说尽定下结局有恃无恐

谁曾听闻可歌可泣的贫穷

浮游一尾将沧海相拥

等故事讲到够长

终将遥远岁月惊动

或许最低落笔锋都能与光相逢

让这梦做到够长

让梦中人求疯得疯

多少你我行道匆匆

胜者从来盖世英雄

命中从来尊荣

传说说尽定下结局有恃无恐

仍有无言山河记载你行踪

荣光加冕最渺小英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
曲:成吉思汗
词:阿律

有一个话唠剑圣故事让我来告诉你
有一个蓝雨战队核心太能说了不起

他文字泡来刷屏

所向无敌

他逼联盟改规则

他说个不停
他就是世界最大的话唠

夜  夜  夜雨声烦

有话说有手速有基友  机会主义

夜  夜  夜雨声烦
不知道有多少邪恶的基佬们

都想推倒他啊

都想做他新郎

他是人们心中的话唠

《敛衷情》
——《魔道祖师》全女群像

原著:墨香铜臭

原曲:JEWEL

策划:苏念&伏离玖

填词:洛君浅&顾眄&绲绲&苏念&风笛&百晓&松雪&南辞&泽川

翻唱:茶罗&万事不干屋&醉珂&秉烛&月灵&乖乖毯子&迟色

后期:戴遥【特邀】

海报:伊撒尔【千城醉歌】

题字:以语为镜【特邀】

画师:沐雨【特邀】

PV:东南枝

————云深不知处制作组出品————

【角色—词作—歌手】

【江厌离—洛君浅—茶罗】
白衣清影提灯老树下
两袖不沾风月只温茶
颜不着脂素手焚清蜡
未泣先哑

【虞紫鸢—顾眄—万事不干屋】
年岁剜痴念心口结痂
鬓边红花盛时落一刹
去来时自霜骨恨千匝
大梦如卦

【温情—绲绲—醉珂】
悲欢碾过眉角温存着执着
幸逢岁月无瑕

【秦愫—苏念—秉烛】
前缘皆变空话既醒黄粱罢
未料得一朝间 殒于他

【江虞温秦四合—风笛】
清辉月朗映染泽芜蒹葭
春风葬了枯藤又催老鸦
柳絮覆头四顾当年堤坝
徒留孤寡
坟头草立荒野风声嘲哳
旧日音容碎成天边烟霞
魂归来兮莫要流浪天涯
伴君归家

【绵绵—百晓—月灵】
九重台高不为家也罢
本亦无心叱咤岂管它
舍了这锦纱放鹿青崖
傲骨自飒


【莳花女—百晓—乖乖毯子】
残枝逐时发掌中自有冬夏
瘦烟逐风青瓦
断弦碎珠玉琵琶纤手掷人花
陈词滥调岂可 称风雅

【绵花二合—松雪】
看遍众生百态嘻笑怒骂
簌簌雪落心事付于诗札
未改眉间只把山水泼洒
尽散于朝华
玉户罗琦只余陈绦成挂
下言长相思蘸旧墨新帕
或执意一世一双的镜像
不过一刹


【七合—南辞】
风揭帘栊潜入熟睡人家
琼珠落地触碎云钗凤匣
残痕惊心骤然落笔成捺
悲喜封锁啊

【阿箐—泽川—迟色】
愿折光撷来送他辨污杂
愿投身凛凛薄锋挡劫煞
借问霜华世情却作哑
盲执青竹
披苦处尘沙惘然唤他 无答

策划/演唱:Aki阿杰
作曲:银临
作词:择荇
编曲/混音:灰原穷
和声:HITA
笛子:水玥儿 
二胡:EZ-Ven
修音:橙翼 
原画:瓔珞
P V:苏婉
海报:残箫凌波







驱策的魂魄要流浪哪条街,
射落的纸鸢曾飞过哪片月,
磷灯点满城阙,照彻天不夜,
看见什么,灰飞烟灭?

夜读时节埋下姑苏一坛雪,
借用渔火斟开云梦水千叠,
今宵于风露中,星辰非昨夜,
都不似谁眼睫 。

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
故人磊落,曾照旧肝胆。
似这清风明月,凌霜傲雪,最清澈双眼,
两处茫茫可相见?

把酒祝东风,且祝山河与共的从容,
酩酊人间事,从此不倥偬,
若负剑过群峰,云深不知竟一人一骑,青山几重,
回眸一眼就心动。

幽幽陈笛恰是谁当年谱写?
无意扣紧按在琴弦的指节,
似曾相识笑靥,惊鸿忽一瞥,
原来从未忘却。

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
故人磊落,曾照旧肝胆。
似这清风明月,凌霜傲雪,最清澈双眼,
两处茫茫可相见?

把酒祝东风,且祝山河与共的从容,
酩酊人间事,从此不倥偬,
若负剑过群峰,云深不知竟一人一骑,青山几重,
回眸一眼就心动。

把酒祝东风,就祝当时携手的珍重,
春秋千万种,只为谁附庸。
若花胜去年红,坞中莲蕊竟已开已落,醉倒芳丛,
回眸一眼就心动。

若花胜去年红,坞中莲蕊竟已开已落,醉倒芳丛,
一眼岁月都无穷。

幼年羡: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啊?!

蓝启仁:你!真是本末倒置,枉顾人伦!!


幼年忘机:云深不知处禁酒。

幼年羡:好吧!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


幼年江澄:哼!把蓝忘机和蓝启仁都得罪透了,你明天等死吧,没谁给你收尸。

幼年羡:嘿,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次。


温宁:
生前风采有谁听闻
身后恶名竟无人争
当初穿林拂叶见识得
白衣少年胆怯几分

绵绵:
插科打诨风流言论
倒是涨红了脸好个天真
若是这家纹辱没身份
何妨欣然放下衣袍 知还恩

金凌:
眉间这点丹砂轮不着外人管教
仙中牡丹天生该骄傲
无奈独来独往剩一柄长剑桀骜
阴错阳差恩怨何时能了

蓝忘机:
也曾按捺心思 避尘循礼数
也曾撩动一曲 杯酒醉姑苏
如何叫我不在意
有道是逢乱必出
云纹抹额也难禁锢

魏无羡:
也曾随心所愿 潇洒作顽徒
也曾剖还金丹 陈情太辛苦
乱葬岗上有乱骨
孤身入鬼道邪途
献舍魂还何来羡慕

蓝思追:
糯米粥含口入
熟悉辛味是何故
问灵布阵颇为领悟

江厌离:阿羡……我……我马上就要成亲了,过来给你看看。

蓝忘机: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江澄:魏无羡!你若执意要保温家的人,我便保不住你!

魏无羡:不必保我,弃了吧。


温情: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金光瑶:大哥,为什么我当初只不过是杀了一个欺压我的修士,就要被你这样一直翻旧账翻到如今?

聂明玦:娼妓之子,无怪乎此!


蓝曦臣:我们到的时候,忘机握着你的手,正在给你输送灵力。自始至终,你对他重复地都是同一个字:滚。

温晁:你看看这乱葬岗,活人进到这里,连人带魂,有去无回。
哼!你,也永远别想出来!

江厌离:阿羡——!!

江澄:姐——!

魏无羡:师姐——!


江澄: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能控制住得么?!!你不是说没问题的么?!

温宁:金公子,你冲我来,温宁绝不反抗。

蓝思追:金凌,你先把剑收一收……

金凌:是,我就是有娘生没娘养怎么样!轮得到你们来管教我?!


虞紫鸢:魏婴!你给我听好,好好护着江澄!死也要护着他,知不知道!

江澄:阿娘,父亲还没回来,有什么事,咱们先一起担着不行吗?!

虞紫鸢:不回来就不回来!我离了他难道还不行了吗!


江澄:魏无羡!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永远不背叛我,不背叛江家!我问你,这话都是谁说的?!凭什么,你凭什么不告诉我……

金光瑶:蓝曦臣,我这一生害人无数,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蓝曦臣:
一宗之主名列三尊
温雅天性或有诸多不忍
白玉洞箫最解得冰冷
难免至亲人至亲事 关切问

聂明玦:
盖世威名恨不得斩尽眼前宵小
戾气愈深重心愈狂躁
只缘清心唤作乱魄却无人知晓
断颅折肢也要长刀出鞘

温情:
妙手回天一朝日落不求能幸免
炎阳烈焰再多矜傲已是灰飞烟灭

江厌离:
添碗莲藕排骨唤声阿羡
可有谁泪入嗓眼

江澄:
纵然禀赋不如  怎甘愿认输
纵然天地孑然  无处放声哭
一觉梦回莲花坞
醒来往事留不住
情同手足如何宽恕

金光瑶:
纵然人前人后  玩弄有权术
纵然欺世盗名  何尝不歹毒
不择手段出身误
机关算尽太孤独
谁又知我真正面目

聂怀桑:
都笑我是糊涂
大智若愚锋藏处
一问三不知谁看出

魏无羡:
任你罚尽千遍 此心难束缚

蓝忘机:

哪晓窟底夜谈 弦绝屠玄武

江厌离:

依稀从前莲花湖

江澄:

连盏花灯却不复

蓝曦臣:

不夜天城慷慨以赴

金光瑶:

侥幸归宗认祖 射日做仙督

聂明玦:

终究观音像下 恩仇封入土

温情:

怕只怕救人有术

温宁:

穷奇道一误再误

合:
名为同道实则殊途
几多悲欢喜怒
到头来各有所属
合卷之后闭眼再读


魏无羡:蓝湛蓝湛!你把绳子牵一牵呗。
蓝忘机:为何?
魏无羡:赏个脸,牵一牵嘛。
蓝忘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