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子意

幼年羡: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啊?!

蓝启仁:你!真是本末倒置,枉顾人伦!!


幼年忘机:云深不知处禁酒。

幼年羡:好吧!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


幼年江澄:哼!把蓝忘机和蓝启仁都得罪透了,你明天等死吧,没谁给你收尸。

幼年羡:嘿,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次。


温宁:
生前风采有谁听闻
身后恶名竟无人争
当初穿林拂叶见识得
白衣少年胆怯几分

绵绵:
插科打诨风流言论
倒是涨红了脸好个天真
若是这家纹辱没身份
何妨欣然放下衣袍 知还恩

金凌:
眉间这点丹砂轮不着外人管教
仙中牡丹天生该骄傲
无奈独来独往剩一柄长剑桀骜
阴错阳差恩怨何时能了

蓝忘机:
也曾按捺心思 避尘循礼数
也曾撩动一曲 杯酒醉姑苏
如何叫我不在意
有道是逢乱必出
云纹抹额也难禁锢

魏无羡:
也曾随心所愿 潇洒作顽徒
也曾剖还金丹 陈情太辛苦
乱葬岗上有乱骨
孤身入鬼道邪途
献舍魂还何来羡慕

蓝思追:
糯米粥含口入
熟悉辛味是何故
问灵布阵颇为领悟

江厌离:阿羡……我……我马上就要成亲了,过来给你看看。

蓝忘机: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江澄:魏无羡!你若执意要保温家的人,我便保不住你!

魏无羡:不必保我,弃了吧。


温情: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金光瑶:大哥,为什么我当初只不过是杀了一个欺压我的修士,就要被你这样一直翻旧账翻到如今?

聂明玦:娼妓之子,无怪乎此!


蓝曦臣:我们到的时候,忘机握着你的手,正在给你输送灵力。自始至终,你对他重复地都是同一个字:滚。

温晁:你看看这乱葬岗,活人进到这里,连人带魂,有去无回。
哼!你,也永远别想出来!

江厌离:阿羡——!!

江澄:姐——!

魏无羡:师姐——!


江澄: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能控制住得么?!!你不是说没问题的么?!

温宁:金公子,你冲我来,温宁绝不反抗。

蓝思追:金凌,你先把剑收一收……

金凌:是,我就是有娘生没娘养怎么样!轮得到你们来管教我?!


虞紫鸢:魏婴!你给我听好,好好护着江澄!死也要护着他,知不知道!

江澄:阿娘,父亲还没回来,有什么事,咱们先一起担着不行吗?!

虞紫鸢:不回来就不回来!我离了他难道还不行了吗!


江澄:魏无羡!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永远不背叛我,不背叛江家!我问你,这话都是谁说的?!凭什么,你凭什么不告诉我……

金光瑶:蓝曦臣,我这一生害人无数,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蓝曦臣:
一宗之主名列三尊
温雅天性或有诸多不忍
白玉洞箫最解得冰冷
难免至亲人至亲事 关切问

聂明玦:
盖世威名恨不得斩尽眼前宵小
戾气愈深重心愈狂躁
只缘清心唤作乱魄却无人知晓
断颅折肢也要长刀出鞘

温情:
妙手回天一朝日落不求能幸免
炎阳烈焰再多矜傲已是灰飞烟灭

江厌离:
添碗莲藕排骨唤声阿羡
可有谁泪入嗓眼

江澄:
纵然禀赋不如  怎甘愿认输
纵然天地孑然  无处放声哭
一觉梦回莲花坞
醒来往事留不住
情同手足如何宽恕

金光瑶:
纵然人前人后  玩弄有权术
纵然欺世盗名  何尝不歹毒
不择手段出身误
机关算尽太孤独
谁又知我真正面目

聂怀桑:
都笑我是糊涂
大智若愚锋藏处
一问三不知谁看出

魏无羡:
任你罚尽千遍 此心难束缚

蓝忘机:

哪晓窟底夜谈 弦绝屠玄武

江厌离:

依稀从前莲花湖

江澄:

连盏花灯却不复

蓝曦臣:

不夜天城慷慨以赴

金光瑶:

侥幸归宗认祖 射日做仙督

聂明玦:

终究观音像下 恩仇封入土

温情:

怕只怕救人有术

温宁:

穷奇道一误再误

合:
名为同道实则殊途
几多悲欢喜怒
到头来各有所属
合卷之后闭眼再读


魏无羡:蓝湛蓝湛!你把绳子牵一牵呗。
蓝忘机:为何?
魏无羡:赏个脸,牵一牵嘛。
蓝忘机:好。

评论

热度(1)